<big id="xprht"></big>

      白云蒼狗謠

      來源:建設公司    作者:俞良望     發表日期:2022-09-08 責任編輯:郭熙君  點擊數:340

      白云蒼狗形容浮云的形狀像蒼狗,比喻世事變化無常。我卻由此想到池莉的小說《白云蒼狗謠》。詩意的名字仿佛是寫山水田園的生活,其實內容是職場故事,某研究所要選拔一名所長,張三和李四都是最佳人選,出人意料的是所長位子被王五獲得。內容是扣題的――世事變化無常,想象不到。

      像我們走南闖北、長年在外的人,一忽兒在這個地方,一忽兒又在那個地方;一忽兒為自己身體抱恙而憂愁,一忽兒碰到疫情而難以回家;生活也如白云蒼狗一般,是一種變化無常、漂泊無定。而我想寫的卻是別的――闖進我們異鄉生活的不速之客。曾經伴隨,又微不足道,所以難以啟筆,乃至很難尋思一個合適的名字。白云蒼狗謠,名字雖然牽強,卻籍以表達我的內心,讓我又有了動筆的念頭,且還與我們離群索居、宿營于野的異鄉生活貼合。

      在國外某工地,同事喬收養了一只成年的流浪狗。該國居民信仰宗教,并不捕殺傷害流浪狗,致使在遠離城區的野外,流浪狗的頻繁出現是種常態。像中國人營地這種地方,人群居住密集,餐后的丟棄物很多,常常吸引流浪狗駐留。

      不過人們日常工作忙碌,基本上不會刻意收留或喂養流浪狗,只是偶爾隨興地扔去一塊或半塊雞骨。同事喬卻很正式地收養了流浪狗,頭大尾松,土狗模樣;外貌是不起眼的,且有一只腿是瘸的,走起路來一起一落。這就讓人不得不對喬另眼相看,是個有愛心的人。

      同事喬每天將自己的餐食撥出小半碗給它,同時還帶著它去上班。他在一座很大的倉庫上班,倉庫是與工地隔開的地方。

      有幾次同事喬邀我晩上散步,那狗就一瘸一拐地跟隨,在路燈昏暗的光影之下,跑過一個又一個路口,吃力地吐著舌頭,呼哧呼哧喘氣。

      大約一年半載后,那狗奇跡般的不瘸了,瘦弱的身架變得結實了不少,毛色也由黯淡變得油亮起來。這顯然是喬拯救了它。

      但終于有這么一天,工程將要結束,喬也調回國內。聽人說那狗失了蹤跡,再也沒有出現。他懷疑是中國分包隊里嘴饞而膽壯的家伙。他的心情當然可以想象,但是又能怎么樣呢?

      我們的異鄉生活里總能碰到它們。當我來到另一個國外工地,那里也有兩只被營地收留的流浪狗。黑狗活潑好動,喜歡轉圈噙自己的尾巴。黃狗永遠好奇,一個勁只聞黑狗的后面。晚上幾個老家伙相邀散步,噙尾和只聞就會跟隨出來。

      營地全然在野外,四野荒蕪,兩只狗狗其實膽怯,白天不敢擅出,便總是籍著傍晚時分,候在營地門口,一左一右,好似一對看門神獸。一俟人走近,便撒歡朝外狂奔。有人隨著,它們也壯了膽量,路上你追我趕嘶咬瘋鬧,這里草叢那里草叢拱進鉆出。

      在野外環境里工作久了,工余的時候出來休閑散步,聽著流水潺潺,鳥鳴聲聲,看狗狗跑前跑后圍著廝鬧,可以安妥自己的心靈,得到一種自我的放松。

      后來黑狗懷孕,生下幾只小仔,毛絨絨的十分可愛。大家找來裝過設備的空木箱當狗屋,還加裝了木門和木頭圍欄。隔著圍欄觀看小狗在地上學爬的樣子,或是憨態可拘曬太陽的樣子。然而九個月后,我猝無所料地離開了那里。

      在內蒙古時,給大家做餐的廚嫂很好相處。她是當地村里人,帶了一只大金毛來上班,名喚毛毛。大金毛從不拴繩,自行玩耍。下班后廚嫂騎電動車回村,大金毛并不即刻回去,而是自己玩一會子再慢慢回家,這成了一種常態。

      毛毛雖然膘肥壯碩,性格卻很溫和,對熟人尤其友好。晚飯之余出來散步,毛毛圍著腿拱前拱后鬧個不停。你其實不曾對它施過一食,它卻如此親近你,實在令人感慨。有時在手機上向家人炫耀,瞧,這是我的寵物。

      生活區南面是馬路,北面是一片草原,一條長長的嚴重沙化的路通向遠處的村子。毛毛一忽兒跑向左,一忽兒跑向右,四爪在路上蹬起揚塵。還有一只不知哪里跑來的臟兮兮的獅毛狗一路追隨,與金毛廝玩追鬧。小短腿與大長腿形成最萌反差。與毛毛對人的熟絡不同,獅毛對人保持著距離和戒心。

      然而它們也讓我難堪。在路上,兩狗看見騎兩個輪的(摩托車或自行車)陌生路人便吠叫、追逐。我知道毛毛對人并無敵意,只是作勢的玩鬧,但路人很不悅,停車怒目以對。于是急忙喝阻,實是哭笑不得??陀^來說不是我在蹓狗,只是結伴而行,卻又不能任由它冒失和胡鬧。

      大約幾個月后,早上上班時廚嫂問我,看見我家毛毛了嗎?她知道金毛總陪我散步。我搖搖頭。我完全不知情,通常散完步便自顧回屋。廚嫂說毛毛沒回家。我說再等等看,興許是玩野了。

      但狗狗再也沒有回家,留下一個大大的謎團。倒是那臟兮兮的獅毛偶爾碰到,還是保持對人的距離。

      如果主人沒有充分的用心,寵物的結局都不會好,這是我產生的想法。特別是流浪狗,難逃最終的宿命。

      在那個工程將要結束之際,有一天司機罕不知從哪里弄來四、五只沒多大的哈士奇,養在一間空屋子里,絨絨的奶奶的十分可愛;又不認生,見到人就圍著不停地討好、賣乖,甚至翻過身子露出肚皮表示臣服。我就問司機罕,大家都要撒離了,這些狗狗怎么辦?他不以為然地說了句什么。他或許自有盤算,我卻暗自搖頭。不多久我便離開了那里。

      南迪普這地方因當地人宗教信仰的關系,人們不會傷害狗狗,所以就有同樣的問題,流浪狗很多。我們電廠廠區內,上班經過的路邊,這里或那里隨處臥著曬太陽的流浪狗。說是流浪狗,卻在本地固定居住。說不是流浪狗,沒有專人飼養它們,無非還是自己覓食。

      這里的流浪狗瘦身大個,貌都丑陋,但對人沒有惡意。有時刻意橫在路上,點頭哈腰的示好,希望增進關系。

      我們生活區營地起先管理嚴謹,大門緊閉,不放一狗一貓進入。之后巴國局勢緊張,出于防衛升級的需要,當地武裝警察要求進駐中國人生活區里面,于是生活區大門便向他們敞開。流浪狗這時趁虛而入,一只兩只三只,它們會認為里面更加生活安穩。

      白臉紅鼻頭那只,院內的愛心人士,不嫌其年衰貌丑,有時喂一喂,撫一撫,那狗狗就比較親人。有時隔著一道紗門逗它,就停在門前嘴里嗚嗚咽咽,也懂得博取憐憫。還有一只黃狗,雖也常進來打秋風,遠遠的不敢近人,人離遠后才敢拾地上扔給它的骨頭;吃完揚頭而去,同是狗類,差別大相徑庭。

      有時夜半狗吠聲不斷,在窗外不遠,實在擾人清夢。令人稱奇的卻是每當清真寺唱經的聲音響起,仿佛被賦予了某種啟示或靈性的魔力,不知是哪只竟能跟定節奏發出長吟之聲,不能不嘆造物之神奇。

      云在風的作用下變幻形態,許是又吹來一股冷冽潮濕的空氣,云的顏色由淺入深,變成灰黑,是蒼狗的模樣。

      我們在這廣袤無垠變幻不定的云下工作、生活,在不知不覺中度過一年又一年。云看我們,是渺小而平凡的人類;我們看自己,是萬物之靈長,自然界的一分子,我們無法超脫自然,只能去感受自然,感受自然萬物的美好,也感悟人間的況味;心懷田園般的詩意,將激情化為生活的動力。

      Copyright 2016 中國電建集團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地址: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街新橋四路1號 郵編:430040 郵箱:hypec-hb@powerchina.cn

      電話:027-61169968(市場開發部) 027-61169642(辦公室) 傳真:027-61169066

      鄂ICP備15005118號

      亚洲VA欧美VA人人爽,人人爽天天碰狠狠添天天躁夜夜狠,亚洲AV人人澡人人爽人人夜夜